瘦菊花开放的声音

瘦菊花开放的声音



体育老师被抽去搞人口普查了。我代上一节体育课。孩子们多数偏爱篮球,我就叫他们玩球。男生女生各占一块球场,大家都尽情地奔跑、跳跃、传球,快乐的声音透过即将枯黄的白杨叶,蔓延在刚收割完稻谷的田野上。几个不爱球的孩子蹲在球场边上画上棋盘,斗杀起来。


我指挥孩子们打球。有时,走到场外,看静默的村庄:梨树的叶片在霜的威力下一点点变黄,甚至成为了枫叶一样的红叶团,就像一把把燃烧的火炬。牛儿摇着尾巴在田野吃草。一阵风过后,核桃叶飘飘摇摇地落下。初冬的头抵着秋的尾巴悄悄逼近乡村。小路边的柏树底下,一株瘦弱的野菊花,在日渐萧索的季节里绽出动人的娇颜。稀疏的花瓣像营养不良的农村女孩那张蜡黄的脸,在秋风中瑟瑟摇摆。偶尔瞥过球场,在那群活力四射的孩子之间,分明有一株“瘦弱的菊花”也在绽放——


XT,一个任性的小女孩,此时正如一滴水融入集体中,看不出当初的叛逆与不羁。记得开学第一天,她的父亲送她来报到。我的一个侄女是她的同学,侄女对她介绍我:“这就是你的语文老师。”没想到她把头一甩:“以后会认识的。”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这个特别的见面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随交往的深入,我发现她有很好的语文基础。但似乎总心不在焉。头发很零乱,外衣是敞开的。由于胆子很大,敢说敢干,老班任命她当班头。起初的管理很有效。同学们还不熟悉学校的环境,行为也很规矩。渐渐地,她上课更分心了,有时作业也忘了做。谁有点不顺眼就大骂一阵。而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她竟然有和高年级的男生谈恋爱的迹象。老班忧心忡忡地对我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孩子有点问题。只是苦于没有把柄可以批评教育。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学习上她似乎更不招人喜欢了。有一天,收上来周记,她写的内容充满了对父母的怨恨,在父母无谓的纷争、吵架和闹离婚中她无所适从。按她的逻辑,父母都不会爱自己了,自己也故意放纵自己,甚至要用退学要挟父母,但没有效果,无边的苦恼就像漫天的阴霾笼罩着自己的心。我真的读不进去,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她在周记的末尾这样向我求助。


说实话,我教书十六年了,可面对这个无辜却又无奈的女孩,我也一时不知到底该怎么说,或者提供什么帮助。我的脑海里就如飓风搅动的海洋,浪涛翻腾不止。拙劣地想了半天,在她的本子上写下几句话:“对你的烦恼,老师很理解。却无法帮你想什么有效的措施。但有一点你必须明白,那就是跟父母怄气无益于解决问题。只有直面现实,才有希望早一天走出泥潭。书,是一定要读的,而且要好好读,你的幸福你做主,不为父母也不为老师。我希望看到你重新振作,脸上那面对困难还乐观的微笑最美。”那天,其实我写的远不止这几句。好像记得她的周记有三页多,我的批语约有一页。我知道,那天的开导也许并不会起多大作用,但至少她愿意向我倾诉,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果然,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她怯生生地对我说,老师,我被人告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有人往学校的意见箱里投递纸条,举报谈恋爱的名单。其中就有我的名字。我轻轻问她:“你真的谈了?”她一脸的委屈:“我没有。我只不过觉得女孩心眼小,比较喜欢和男生交往而已。”我隐隐约约听说她像个大姐大似的把饭卡拿给高年级的男生用,所以此时对她的话还半信半疑。会不会家庭变故使她滑想早恋的深渊?“你真的没谈朋友?”我问。“没有。老师。谁骗人是小狗。”说着她还伸出小指头做出与我拉钩的样子。我信任地与她拉了钩。后来和副校长在升旗集队时从侧面说了“恋爱名单”的事,还好并没有点名。一段风波过去了。看着她慢慢转变的样子,我心里有了几许欣慰。


然而这种平静却再次被打破。一个周末她和初三的一个女生在县城影剧院打起来了。其中的曲折是非我不是很了解。心头对她的期望又抹去了一笔。老班撤换了她的班长职务。她诚恳地在班里作了检讨。她也知道自己不够格当班委。成绩不见有多大提高,可作业明显认真了许多。爱玩爱闹的她变得沉默寡言。沉静的样子就像一个大家闺秀,少了那份狂野的她反而让我们不太习惯。


又一个秋天来临了。四野的稻谷黄得就像给山村铺上金色的地毯。经过挫折洗礼的她越来越成熟和稳重了。我猜想这个倔强的孩子或许心中还有波澜。果然,我从侧面听说她的父母很快离婚了。她归母亲。她的母亲改嫁后,又怀上了孩子。在她的周记里,也可以看出一些影子。她曾经哭过、闹过,她说从影视中看到的母亲有了继父的孩子就不再爱自己了。她担心这样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母亲也哭,眼睛都有些变坏了。为了阻止小妹妹的诞生,她与母亲展开了持久的战争。甚至企图割腕自杀。然而,妹妹还是降生了——


我尽量不留痕迹地关怀着她的成长,作业好的时候激励几句,平常冲她笑笑,或与她吹吹家常话。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师,拯救不了多少学生。可我对她的爱分明被她感受到了。每次路上相遇总会点个头:“老师!”想起最初的相遇,我心里一热。九月二十二日是中秋节。她把家里所有的葡萄都捐给班里。满满的两大桶。在市场上也值一点钱,可她却慷慨地施与,还有不少苹果、梨子和葵花籽呢。那晚,在班级自编自演的联欢中,她给我们表演了一段街舞,一股青春的朝气在活泼遒劲的舞蹈中喷薄而出。赢得了师生们热烈的掌声。她彻底变了。大家都这么说,前几天,她的父亲来看她,和我闲聊这个孩子的点滴。知道孩子已经慢慢原谅父母了,在家里也懂事多了。家务事也做得勤快,学习也少操心了。她的父亲还说,女儿告诉他,很幸运遇到一位好语老师。很有爱心,善解人意;班主任也很优秀,在她迷茫的时候给了不少帮助。感谢老班在自己做阑尾手术时,代表全班来看我;感谢那些批评;更感谢那些心灵的慰藉。我给她的父亲汇报了她在学校的良好表现。这时,王校长也欣慰地对我们说,这个孩子浪子回头了。说“浪子”也许有些过,虽然她作为小女儿有些任性,青春期又遭遇家庭的变故,难免冲动和幼稚。爱一个孩子不容易,爱一个有一些毛病的孩子更难。呵护她成长,也促进我们成长。


“你教老师跳街舞,好吗?”我故意在课间的栏杆边对她说。“我也不太会”,她羞涩地说。这个周的作文课,我叫大家写“守望梦想”的话题,她的灵感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从笔头流淌出来。四十五分钟时间,洋洋洒洒写了八百多字。而且文笔流畅、字迹娟秀整齐。内容写的是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求妈妈原谅自己的无知,她愿好好学习,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希望妈妈的眼睛能有所好转。自己会慢慢接受两个家,还有小妹妹。我用欣喜而又沉重地读完作文。本想在全班面前宣读这篇文章,可转念一想,虽然她愿意在公开的课堂写出她的曲折心曲,但我不愿因为我的作文讲评给一颗受过伤的心带来新的负担。所以我隆重赞扬了她的作文的优点,学习的态度,却没有读那篇用她的情感和生活积淀凝结而成的作品。


冬阳暖暖地照着操场。孩子们恣意地放纵着自己。关在教室里久了,难得有一次室外课。她也在与同伴追逐着,笑得像那朵白杨树下柔弱的菊花。头发已经梳理得很齐整光滑了,衣服也越来越像个规矩的中学生。不带任何修饰的笑声在操场上滚动、翻腾。“老师,快来追我呀——”她向站在那儿发呆的我喊道。


一阵微风吹过,哗哗的白杨树叶片唱出悦耳的歌,那株野菊花微微地跳起舞来,我分明听见,那朵瘦菊花绽放的声音——

《瘦菊花开放的声音》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