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男

家庭主男

余缇

有一天,我批阅学生作文时,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师在生活中比女人还更像女人,择菜做饭洗衣服总是那么细心那么投入。”读后让人忍俊不禁。微微一笑,我想起了一个词——家庭主男。

妻子在学校干后勤服务,她承包了教师食堂。我在工作之余,只好如学生所说的什么都干。孩子小时,洗尿布,抱女儿,煮稀粥给孩子吃。由于妻子要给老师及学生做饭,家里的午饭和晚餐基本是我做的。大妹来到拖枝中学,分担了不少,但仍然是我的主厨。

至于洗衣服,我从小娇生惯养,小时候是母亲洗,初中在县城读,主要由父亲帮洗。我的父亲做饭烧菜蒸馒头都是一流的,不亚于专职厨师。他事无巨细,手勤脚快,工作之余回到家里,成了比母亲还母亲的“农民”。他经常教育我们,在洗脚的时候最好把袜子给洗了,既轻松又干净。受父亲的影响,我也不怕脏,爱劳动。虽然学校宿舍的地板凹凸不平,不必过分讲究,但我还是每周坚持拖一遍。

周末,妻子要去县城买菜,我一般没事不去。收拾家居成了必做的“家庭作业”。洗衣机搅拌的声音一响,我的心神才安定。拖把一抡,如林教头舞动大棒,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当所有的脏东西渐渐变得干净,当家具纤尘不染,才扭一扭酸楚的腰,如释重负般笑了。

妻子也很体贴,卖完早点后,总会煮下一碗米线放在桌子上。我一下课就可以热腾腾香喷喷地吃下去,从胃里一直暖到心里。她忙着给老师们做早点,我看不惯那些一片狼藉的“碗筷阵”,不帮忙收拾残局,于心何忍,于是又挽起袖子。

干完一天的家务,周六之夜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时空。

天天四点起床的妻子在疲劳中酣然入睡,莹莹的灯光下,我开始夜读。随手拿起一本什么书,独自神游于字里行间,展开心与心的对话。白日的疲惫早抛到九霄云外。劳逸结合,仙俗同身,在“男耕女织”“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外,也可适当体会“家庭主男”的滋味。不但大事扛得住,而且鸡毛蒜皮的细微末节繁杂琐事也拘泥不懈,这是我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态度。

我不由得想起古代那满庭杂芜的院子。有个人叫陈蕃,当他父亲的朋友薛勤来访时,看见满院狼藉,问他:“为什么不洒水扫地迎接宾客呢?”不料陈蕃回答道:“大丈夫当扫除天下,怎么侍候一间屋子?”薛勤吃惊少年的心怀天下的抱负,但也反诘道:“大丈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也许真正成大业的人可以不拘小节。居里夫人喜欢宁静的工作环境和单纯的家庭生活。生活简朴,工作专注,这或许就是两度获得诺贝尔奖的最佳阐释。我成不了教育家,但我会在平凡的讲台人生中演绎自己的精彩。我会让自己汗水浸润那片黑色土地,期待一颗又一颗种子发芽、破土,茁壮成长。我不愿生命在过分悠闲中度过,于是生活中的我将比站在讲台上的我更生动,更真实,更丰富,血肉丰满。这样,学生会在我扫满一筐垃圾时,抢着去倒。

做一个“家庭主男”,如一阵“随风潜入夜”的细雨“润物细无声”,在课堂上说话学生更信服;做个“家庭主男”,学会推己及人,宽厚待人,当家已知柴米贵,养儿更知父母恩;做个“家庭主男”,妻子会连买什么肉也征询你的意见,而你大度地手一挥:“瘦肉抑或排骨”。孩子也会在你拿起扫帚时,拿上铁铲在你身后凑个热闹。做个“家庭主男”吧,能屈能伸,有板有眼。这样的男人你不觉得可爱吗?

 

《家庭主男》有3个想法

  1. 我很喜欢做饭,因为为所爱的人做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每天设计不同的菜谱,把平常的食料加工成佳肴,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儿子出生后,我只负责买菜,找了钟点工来做饭,不过在节假日,我依然会全程待在厨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