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的尴尬与幸福

老师的尴尬与幸福

余騠

阅读《师道》杂志,看到一则有些心酸的笑话。笑话是这样说的:当地教育局、公安局、交通局三位局长驾车外出,路遇一牛挡道。

公安局长下车对牛说:“告诉你,我是公安局的!我们在执行公务,你再不让开我告你妨碍司法,把你抓起来!”牛扬起头,哼了一声,不理。

交通局长下车说:“告诉你,我是交通局的!你这是阻碍交通!再不让开,我开罚单罚到你倾家荡产。”牛摆了摆尾巴,瞥了他一眼,依旧不理。

于是,教育局长下车在牛耳朵边讲了几句,牛夹着尾巴赶紧走开了。

公安局、交通局两位局长大奇,问教育局长对牛说了什么,教育局长回答说:“我是教育局长,你小子要是再不走开,我把你调去当语老师,兼班主任,还跨年级!看你还牛什么牛!”

看了笑话,很有感触。语老师难当啊。对当语老师和班主任的恐惧居然胜过了开罚单和进监牢。语老师的尴尬可见一斑。

老师没有什么稀奇的。只要上不来英语,上不来数理化,就可以往语文靠。不会读,查字典;不会写,会逼迫学生写就行;不会讲照着参考书念。只要学生管得紧,成绩照样出得来,说不定学汉语言文学的不如半道出家的。

学生的语文成绩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语老师的作用当然不能说没有,但更多的看学生的悟性、记忆和课外阅读量。教师只是在系统传授语文知识及培养学生学习兴趣方面需要下较大功夫。考试成绩还与题目的难易、发挥是否正常等因素有关。讲课好的老师不一定能保证学生成绩一定好。

任何人都可以对语文教学进行评价。大到领导、专家,小到同事,甚至是别的科目的老师,就是种地的农民也可以对你的课堂教学发表看法。照本宣科不对,随意发挥也不好;没有思想教育不行,过多的道德教育不是语文课;光讲考试题目学生不喜欢,让学生看看课外书议论时事吧,家长不答应,说你不务正业误人子弟。左也为难,右也不是。

管语文老师有诸多尴尬,但当了语老师也只能不断学习相应的专业知识,做好分内之事,从中体会语文教学的幸福。

老师的幸福首先在语言文字之美。每个汉字溯源来看,都传承和蕴含许多文化意蕴。有的汉字光外形美得就像一朵花,一幅画。“燕”字整个字这么匀称工整,各个部首都如燕子俊俏伶俐的肢体,有头,有剪刀尾巴,有左右双翼,有胸脯。想想那些筑巢农家,或者立在电线上的精灵,再想想那些诗意的句子。什么“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什么“似曾相识燕归来”,什么“旧时王谢堂前燕”“谁家新燕啄春泥”之类的句子,让人心中充满无限诗情。

从甲骨文到行书楷书,其间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无论如何变迁,文字都是那么美。尤其在软笔书法的演绎下,文字与才情结合的结晶,是一场场视觉盛宴。最近央视科教频道举办了一次汉字听写大赛,从那些优秀选手的比赛中,我们就可以感受文字之美。用频道总监金越的话说:“这不是一个秀场,呈现出来的状态可能非常单纯简朴,但却可以吸引观众在电视机前同步参与民族游戏中学习知识,领略汉字之美。”好的学生写出的字真是一种享受。横平竖直,方正规矩,也许还不乏灵动飘逸。过多地使用键盘,弱化看我们书写汉字的能力。过多的课件替代了黑板上一笔一画的勾勒,语文课渐渐少了几分传统之美。我以前排斥多媒体,现在不得不学习使用,之后又喜欢素素地讲解,死板地书写,一笔一画。即使自己的字并不是多么精美,但在写的时候,学生可以慢慢让笔画定格在脑海中,随老师一起领略文字带给人的韵味。

老师的幸福在语文课堂之上。语文课是我们传承文明,启迪智慧的地方,是我们安身立命体现价值的平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来了去,去了来。我们面对那些熟悉的或者陌生的课文,面对那些基础和悟性参差的孩子,设计好教学方案,一点点传授语文知识,培养语文能力。有时或许会有意外发生,有教育契机生成。师生的思想情感在课堂激荡、碰撞,迸发出火花。

在给学生复习时展现雨果先生的图片时,一个班里较为调皮的孩子突然叫起来:“雨果是个帅哥!”同学们轰地笑起来。其实,那个孩子很不专心的。他说了这句话,我只好顺着这句话引申。引导孩子们讨论雨果怎么帅。

刚刚学过《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引着他们了解雨果的浪漫主义文学成就及人道主义思想。在课文中,雨果先生强烈讽刺谴责了英法联军的侵略行径,给予被侵略的中国无尽的同情,还为艺术瑰宝圆明园的毁灭表示叹息。从中体现了他的正直善良、公正人道,他没有狭隘的民族主义,胸怀宽广。满脸络腮胡须的雨果或许不算最帅,但满心的人格人性的魅力让他熠熠生辉。讲讲《巴黎圣母院》里的丑人卡西莫多与吉普赛女孩艾丝美拉达,想想人怎样才算帅,才算美,让学生充分思考、讨论。倒也另有收获。

老师的幸福体现在学生作业之间。老师会说,学生作业最烦了,但看有的孩子书写的流利,会赏心悦目。如果难得有精辟的句子,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即便这样的时候少之又少。

我喜欢用欣赏的目光看学生作业。有进步了,为之欣喜;难得有些好作文乃至好的句子,我喜欢摘录在笔记本上面。不时拿出来欣赏欣赏,也可以给以后的学生做一个示范。优秀作文打在电脑里,展示在博客里,有条件了投稿或者办刊物。记得我还在乡村中学的时候,一次测试,考查的内容是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其中有一道题问:“你觉得宋濂苦吗?”作为语老师,大家几乎都理解物质的苦不一定代表精神就不快乐。文章中的“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即是文眼。但在乡村中学,难得有语感好的孩子。一个叫云的孩子答道:“我觉得宋濂不苦。苦,是由心生的。宋濂之所以不觉得苦,是因为他爱读书。一个人如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就不会觉得苦和累了。而你只要尝试着去体会读书的乐趣,让你喜欢上读书,那么读书不苦。一句话,心喜则喜,心苦则苦。”不敢说孩子已经与宋濂成为知己,也不能说这段话有多么精彩。但以孩子的理解,境由心生的感受是她对问题的解读与回答。从课文中读出自己的感受是语文教学的一个目标。看到这样的作业,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老师的幸福在与学生的交往中。初一的孩子带着小学的叽叽喳喳习惯,走近你的身边,不时问问这样问问那样,有的孩子喜欢打小报告。耐心解决,处理鸡毛蒜皮的小情况,让孩子知道你在意他。渐渐他们喜欢跟你靠近,说说心里话。给孩子们看看自己的小文章,引导他们读书写作,养成写随笔的习惯。既可以训练他们的写作,更可以了解学生心理,或许,这就是语老师的一种小幸福。班主任及其他学科的老师们不时过来问班里孩子都写了什么呢。初二的孩子慢慢隐藏心事,有的开始逆反,跟这些孩子交往得注意距离,讲究方法。初三了,接近中考,更沉默了。也更懂事了。

俯下身,走进孩子的世界。单纯如水的心灵,让我们身体日益衰老但心灵还依然年轻。

最后一百天才接171班,一边相互了解一边冲刺中考,陪他们早期晚睡,一起跑早操,一起阅读。在天热的时候给他们买个冰淇淋。中考前一天,其他班级都背书备考,我和孩子们在报告厅唱歌,拥抱点别。第二天,微笑鼓励他们。成绩出来了,较为理想。离开学校的孩子给我买了两本莫言的小说,还附上一本搞笑的“好老师证”。

老师的幸福在尽情读书写作之乐。喜欢写点日记,写点随笔,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积累写作的素材,给孩子们一个榜样,也留几个看得见的脚印。学生写作文,下水试笔;课堂下来,写点反思小结。有时间,刷刷微薄,更新一下博客。没有思路和灵感,读读书。前几天,送毕业一届学生,他们送我两本莫言的小说。一部是《檀香刑》,一部是《生死疲劳》。加上我从丽江买来的《蛙》,可以说过了一把莫言瘾。看看《百年孤独》,品品《瓦尔登湖》。读书多了,文字少了。偶尔,打开电脑,写几笔心情色彩。繁忙的教案书写和课件设计,上课改作业之余,读一读,写一写,这也就是语老师的幸福事了。

既然只能做一名普通的语老师,就只有享受工作生活中的语文,语言文字,学生课堂,生命已经无法躲避这些元素,不如以享受的心态感受这种幸福。

《语文老师的尴尬与幸福》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