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

女儿

余騠

女儿可真会挑日子,于九七年元旦来到这个纷繁的人间。

十天后,我就我了昆明读云大函授。那二十几天的学习时间,眼前总是晃动着孩子那像我和她母亲一般黑黝黝的头发。晚上看到星星,就恍惚成她那清泉似的明眸亮眼。梦里只觉得听到孩子咿呀的声音……

好不容易风尘仆仆回到家中,女儿都已经满月了。

局促简陋的宿舍中,尿布挂成一串串彩旗。在女儿和学生中穿梭,学习、工作、生活,我多像一个舞台上的龙套,在多重角色之间往返。常常我从教室回来,她从床上摔下来。有一次,孩子爬到门背后,一开门,吓了我一跳。更有一次,我上完课回到宿舍,发现孩子不见了。着急地左寻右找,听到床下有动静,俯身一看,乖乖,我的宝贝。她掉下地,爬到床下面,撒了尿,和着床下的炭灰,黑不溜秋的样子,活像非洲孩子。看着孩子这个模样,我想笑,却笑不出,心头痛极了。

妻忙着后勤食堂的工作,有时我去上课,她只好把孩子栓在脊背上,还得站在灶台边炒菜。有时,把孩子放在大盆或者纸箱中,有时把孩子放在凳子旁,就这样,孩子站着站着慢慢会走路了。那天,扶着凳子的女儿忽然踉踉跄跄地蹿过来,走到了橱柜旁。

会跳会跑的女儿带给我们多少快乐。可女儿两岁之前一直体弱多病,不知操了多少心。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们学校去西双版纳旅游,然后辗转到昆明世博园。没想到女儿很有环保意识,跑十几米远把香蕉皮扔进垃圾箱,赢得外地宾客的一致好评。

更多的时候,又觉得对不起女儿。想说下辈子别做教师的女儿。工作负担重,有时上完晚自习回来,她蹲在门后睡着了。一生气,骂妻子几句。可妻也挺委屈的,她忙着给学生做夜宵。听女儿说,我爸下课回来,我要和他捉迷藏,吓唬他。谁知变成了这幅让人哀怜凄凉的场景。有时,她睡在箩筐中,有时躺在长凳上。有一天晚上,我和几位老师在女生宿舍查夜,发觉一位女生被子有的不对劲,起初也没在意。快走出房门,才转身进去看看,是我的宝贝心肝。趁她母亲无暇顾及,跑到这睡觉。女儿喜欢学生,尤其喜欢女生,与她们玩耍,很黏乎。

由于乡下没有幼儿园,四岁半把她放到完小,校长认为太小不收。后来磨了很多嘴皮,托了很多人情,岳父甚至和校长吵起来,才硬塞进幼儿班。没想到成绩一直保持全乡第一。虎父无犬女,在学校长大的她有良好的读书气质。每当六一节我们一家只要有空就去看她,欣赏女儿跳儿童舞蹈,高兴看她上台领奖,就像小时候我父母来看我一样。这时她就是公主,惹得我们兴师动众,会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姨妈小姨等来给她助阵。

二零零五年,县民族小学择优录取新生。只有八岁半的她被我们送进民小住校。安排好她的床位,家长会也来不及开就急匆匆赶回去了。因为我们拖枝中学也开学了。走在路上,我就像失落了什么似的,心里空了一个洞。一到吃饭,特别想女儿,听说那儿伙食差。我和妻子的心都缩成一团。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我去接孩子,听她说她们全班女生都哭了,不少男生也哭。我忙问,那你也流泪了吧。她却居然一脸自豪:“有点难过,但我没哭。”我忙夸女儿,告诉她你终于学会了坚强。考虑她生活不适应,每周买给女儿一些食物。

女儿,我们能给你一时,给不了一世。能给你翅膀,但无法替你飞翔。未来的很多路要自己去走。现在,女儿在大理上高中了,把以前在《迪庆日报》发表的旧文打出来,是对生活的怀念,也是给孩子的鼓励。

希望女儿在以后的人生中,人越来越坚强,路越走越宽广。

 

《女儿》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