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记事之一

寒假记事之一

余缇

一晃就过完年了,等过了正月十五就开学了。回忆这个假期,也有一些杂事可以记述。

带妻子去昆明看病

前年开始,妻子在体检时检测出戊肝病毒抗体呈阳性,当时的校长很同情她,让她边工作边治疗。吃了一些中药,打了几天点滴。很欣喜的是居然转阴了。拖枝中学撤并了。我和妻子都来到维西一中。妻子也在学校食堂工作。但2013年三月妻子的健康证到期了,去重新体检时,又呈阳性。犹如晴天霹雳,把妻子弄得精神恍惚。我和他又到肝胆医院治疗,没有效果。抓几副中药,天天都和那些草草渣渣为伴,要闭着眼睛喝苦涩中夹杂着各种怪味,我都为妻子难受。这种病不痛,有些人说不必治疗。妻子很倔强,决心要治好,就一个劲吃药。这次,趁放假,我带她去昆明看看。

元月18日,我和妻子乘坐夜班车去昆明。

19日早晨七点,到达昆明西部客运站。天还不是很亮,我带着爱人乘坐公交车去黄土坡。那里是我们要去的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所在地。公交车站台不熟悉,我们早下了。问问才知道前面就是我们要找的医院。一直找到附二院,挂个专家号。抽血化验,医生说下午五点可以拿化验结果,我们就先出去吃早点。在人民西路吃了一碗面,带妻子去翠湖公园。自从1999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后,近十五年没有带妻子来昆明了。在翠湖西路,妻子看中了一件男装,要我买,我说算了,挺贵的。又往前走,一个小姑娘的耍杂技,站在滑板上面,滑板下是一个圆铁球,球滚到桌子边缘,行人们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了。屏息看她控制住球,右手一甩,一个铁碗扔到头顶,扣在一摞碗上。一个孩子在行人面前要点钱。凭劳动凭技艺混口饭吃无可厚非,人们最恨的是那些装穷扮残乞讨的人。

走了几步,翠湖到了。这里是昆明的中心。夏天,垂柳依依,清风徐徐,荷花飘香;冬季可爱的精灵——那些来自西伯利亚的红嘴鸥聚集在湖里,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只要有时间有机会我都喜欢来翠湖走走。休闲的人们悠哉游哉,吊嗓子的有之,舞步飞扬者有之,引吭高歌者随扬声器深情款款地唱,摄影爱好者按着快门,咔咔有声。妻子说,咱们也和海鸥照张相吧,我说好。摄影者拿给妻子一块饼干,叫妻子举着饼干,海鸥此起彼伏,灵活飞翔,不知什么时候,妻子手中的饼干被海鸥吃了。而抓拍的镜头也出来了。一会儿,摄影者让我拿饼干,又拍了几张。到影楼,从十几张照片中选择了三张打印出来,压膜。算是我们又一次到翠湖的见证。

把十几张照片的电子图拷贝到自己的盘里,却收了20元钱。

在翠湖里坐坐,走走,不时抓拍几张海鸥站立或者飞翔的图片。

走出翠湖北路,我带妻子去圆通山昆明动物园。看看动物,感受一下以前在昆明的感觉,摸索一下远逝的记忆。下午,回去找检查结果。依然是阳性,看来是难以治疗好了。不过专家说了,这种病身体没有太大的反应可以不去治疗,也没有效果好的药物。

到医院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20日,早上起来发现下雪了。退了房,去医院做肝功。中午,结果出来了,很正常。妻子不放心,又去找昨天的专家咨询。专家说不要有心理负担,不需要乱投医。我们在新知图书城买了三本书,到东风西路走走。天太冷,病也看了,决定连夜去大理看女儿。

晚上十点多,到大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