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生有个约定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



我喜欢和学生有个约定。


为了那个美丽的约定,我们会一起努力,共同期待。


去年的这个冬天,我和88班的孩子有个约定:期末考试及格二十人以上,我弹唱吉他曲给他们听。结果只及格了十九人,勉强找出几分弹性分,给孩子们弹唱了一节课。


乡村这中学的孩子知识底子很薄。普九以来,适龄儿童有了读书的权利和机会,这是社会的进步,是党和国家的功劳。然而,面对基础薄弱的孩子,总让老师们欲爱不能。作为语老师,每天警察捉小偷似的从孩子们的本子上找错,一再强调、纠正,下次于又错了。也曾想过极力惩罚:罚抄多少遍,或者做俯卧撑、做下蹲——


又总觉得不妥。抄了无数遍,还错,又将如何?把语文课上成“体育课”,不是更显出师者的无能?


每周二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写字课。主要是练习书法和听写生字。


四十七个孩子,有傈僳、纳西、藏、普米、白族、彝族和汉族。小学的拼音不过关。每一次听写或默写,极少有人得满分。可惜的是有些同学错得相对少,只要认真一些、努力一些,就有望达到满分,用张富老师的理论说,再踮一踮脚,就能摘到那个苹果了。


又是一节听写课。我让孩子们记16——18课的生字。三十分钟后听写。班内较活跃的孩子杰、祥、龙等似乎记得还不错。有些得意地说:“老师,我们如果得了满分您将怎么办?”


“奖励呀。”我说。


 杰说:“能否加四分?”从学期开始,我就在班内开展小组捆绑式合作学习。对平时作业及课堂表现好的加两分。


“没问题!”我高兴地说。


后来,我很快批阅出了结果。杰果然摘到了那个诱人的“果子”。祥错了三处,龙错了一处。祥问我怎么罚。我说:“罚就免了。下次再赌,好吗?”


下一周的听写课又到了。我扫视了一下四十几张青春的脸,问他们:“你们还赌吗”?


成绩一般的兴祥举起了手,陆续又举起了几双手。祥和龙说:“不敢赌了,太丢人了。”我说你俩也忒没出息了吧,前次老师只差一点就输在你们的手中,没准这次老师输呢。


终于男女生共举起了三十四双手。我告诉他们,这次如果你们能有五个人得满分,我唱一首歌给大家。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那十人得满分,就该唱两首了吧?”“对呀,还有小组加分,何乐而不为呢?”


一节课,大家都从未有过的努力。可惜仍只有天龙同学得了满分。孩子们都有些泄气。歌我暂时不用唱了。但不能就此让孩子们熄灭了希望的火光。引导他们分析错误的原因,找到差距。大家都作了总结。叫他们改正了错题。我对大伙说,我和那你们之间永远有这个约定。为了那诱人的果子,还得贮蓄力量,下次把脚尖踮高一些。


好几个同学又捧起了语文书。愿他们犹如犹太人一样能从纸页间吮吸到蜂蜜的味儿。


“天空不留痕迹,鸟儿早已飞过。”我喜欢泰戈尔的这句名言。奋斗的过程永远比最后的结局更重要。与其抱怨,不如改变。不只是我们的孩子基础太差,还因为我们的方法太少。看着他们越来越认真,越来越努力,难道不值得欣慰?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摘到“苹果”,皆大欢喜;摘不到,勉励他们,又踮起脚尖,奋力跃一跃——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有1个想法

  1. 这样的鼓舞一直坚持着吗?相信这样的愉悦的确是很令人“上瘾”的了。是啊,孩子,需要合适的鼓舞,这样会增强他们的自信心。
    我也曾经这样做过,可惜没能坚持多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