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袋里的星星

手提袋里的星星


余缇


莹,是上一年级留下来的女生。她父母常年做点小生意。家里有个哥哥,却早已辍学回家了。因而她也就成了全家的希望。


她是个开朗大方、真诚直率的女孩。因为岳母家和她家临近,她从不带劳动工具。径直来厨房里找。在食堂吃饭也从来不带碗。


瘦高的个儿,一张白皙的脸,不知是否由于她的饭量太少而显得血色不足。她不把学习当回事,穿着比一般学生新潮,牛仔短裤下,那双小腿细得像苇杆。仿佛一阵风便可将她吹走。只是那双大而圆的眼睛里,明眸灿若星辰,放出热情的光芒。


一开始上课,便感觉她不够专心。作文也写得很少。一般只有几行字。虽然内容精辟、文句流畅,但总像不愿多表达一点,大多数时候我评选“作文之星”也没有她的分。


我慢慢地发现,莹不太喜欢语文课了。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语文是她的骄傲。路上见了我,也渐渐少了那声热情如火的招呼。而我对她的要求却越来越严格。


岁月在平淡中如水而逝。有一则周记让我眼睛一亮。依然是短短的几句话,只是她写的有几句话展现她父母间一个脉脉的眼神,特传神。具体语句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周我在她的本子上画了个标致的五角星。并把莹的名字端正地写在黑板上。那双大而亮的眼睛似乎多了几分光芒。


后来,她的周记和作文明显越写越长。上课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一般我刚说完上句,她就答出了下句。少不了对她更多了几分激励。


从小我就身体羸弱。为师后,不好运动,加上长期伏案写作、该作业。身有小疾,情绪也跌入零下。有时看到同学不太上进,就会忍不住发些牢骚,甚至说出一些诸如“你们是否想让老师累倒在讲台之上”之类的过激话。


一个周二的晚自习,上完课的我,说一声“孩子们,晚安”便收拾好书走出了教室。才到楼梯拐角处,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师!”回过头一看,是莹。她把一个小巧的手提袋塞进我的手中:“老师,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向她说声谢谢,看她瘦小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心里涌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这个在校领导和其他老师心中的另类女孩,真的无可救药吗?


回到宿舍,我打开了那个粉红色的手提袋。满满的“小玉兔”奶糖,埋着一个玻璃瓶子,瓶里满满的全是幸运星。还有一条粉色丝带,拴着一个小纸卷。很想很想打开那纸卷,可我转念一想,不如留一份悬念、一份美好于心间。


那些糖被妻子一点点分给女儿吃了。终于在一个宁谧的夜晚,我再也忍不住好奇,拉开了那丝带,展开了纸卷。上面有这么几句话:“老师,今天有个人很想认识你,他的名字叫健康。不许你再说那些不吉利的话。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愿这些我亲手折叠的幸运星能带给你好运——


只是她读书仍只有三分钟热度。没几天,她在周记中写道:“爸妈要去德钦开饭馆了,只留下哥哥和我。他们对我的期望很高,只怪我不争气。我不想读书了。”我在评语中进行了劝慰和开导。告诉她,不读书,你又能干些什么呢。将来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再说,你走了,班里就会少了许多活泼的气氛。老师心里也会空落落的——


她没再提辍学。背书更积极了。白皙的脸上,依然笑靥如花,那双眸子灿若星辰。


多少的学生送过我礼物,琳琅满目地珍藏在抽屉里。但唯有这一百来颗幸运星最显得厚重。一份真诚的惦念与祝福,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珍视?

《手提袋里的星星》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