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开张处方

给自己开张处方


余缇


一、姓名:余缇;性别:男;年龄:三十六;住址:维西县拖枝中学;职业:教师。


二、把一把脉,脉搏旺、肝火盛;察一察,面色阴沉,微暗。可知心里不够阳光。


主要症状:用苛刻的眼光看学生,忽略了大家的优点和进步。抓住成绩差的同学及作业中比较突出的错误做文章。易上火,脾气粗暴,上课爱指责同学,小消极评价同学学业。虽是恨铁不成钢,但语言稍偏激,易伤同学自尊心。如有一天竟然说出“我再不想走进你们班的教室了”这样类过于极端的话,严重挫伤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有时,抓住几个错别字,就骂:“你们怎么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呀!”


随着这种症状的发作、加深,师生关系由以前的和谐融洽、亲切自然变得一天天僵化和紧张。孩子们也由热爱语文变得讨厌语文。我自己作为教师也把自己逼到了一个骑上老虎背,难以下台的境地。路越走越窄。教学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课堂变为了一个令人厌恶的地狱。


但现在病还不算进入膏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针对上述症状,特给自己开了一张处方:


(一)、服一剂“平心静气丸”。诸葛亮有句名言:“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我应抄写十遍。用以摒弃心中的急功近利思想。教育是个慢细活,管仲说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育人心灵的事业是神圣的,也是急不得的。孩子们小学基础不扎实是事实,我能做的也只有一砖一瓦地砌。多让他们认识几个字,多会写几句话。看着他们一点点进步,一天天在努力,我不但不鼓励,反而去责骂。该给自己静静心了。古人言:“不已物喜,不以己悲。”何时我才能修养到那种境界?静下心来,做好分内之事。上好每一节课,人孩子们学会阅读、说话、写作。语文学习需要点滴积累。


(二)每天上课前,读一句名言。“生活就像镜子,你对它笑,它也对你笑。”学习魏书生老师,少抱怨环境,多改变自己。把乐观自信的心境带到课堂上,才能让孩子们感受到这种情怀。笑对学生也许我们会做得更好。


(三)让学生提醒自己。一旦自己有想发火的征兆,先克制,实在不行,请同学提醒。一个老师,只会用打骂和惩罚来管理课堂,说明他已经黔驴技穷。紧张的师生关系,是不会出成绩的。没有学生喜欢和支持的老师是很难成功的。就如一个没有士兵支持的元帅大不了胜仗一样。孟子说过:“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和”在教学中也很重要。一个只盯着自己的成绩而不关心学生感受的老师是注定要失败的。


(四)多读书。从书中学习名师的处理方法、教育思想。达到静心的目的,也提高了教育艺术。如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让少年一代健康成长》等著作,于漪老师的《我和语文教学》,李镇西的《爱心与教育》、《做最好的老师》等也需要反复读。


(五)多找同学的优点。多看到他们的进步。用放大镜搜寻优点并借机教育是多数优秀老师的经验。总结得失,改进方法,争取更大效益,不就有成就感了吗?多表扬,多激励,孩子们不也乐于上进么?


(六)多听孩子们的意见。从周记、日记和作文中,了解孩子们的心声,甚至可以多与孩子们交谈,有时可以设计调查问卷,了解自己教学情况,还有学生心目中的需求。


()上课前,吃一颗糖,或啃一口苹果。把一份甜带进课堂。微笑着走进教室不管生活中有多大的不快,教师职业的特点决定了站在讲台上就应该忘记烦恼。


按上述处方服药,相信效果会较明显。一个疗程不行,二至三个疗程一定奏效。想要彻底根除这个毛病,还得多加强师德修养,多向同事请教,多学习理论知识,多反思自己的教学行为。设身处地地为孩子们着想。与学生一起成长,才能把自己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封王记

封“王”记



星期五的晚自习是语文课。按我学期初的规划,是测试课。20091211日,又是星期五。收拾好试卷等上课用品,我特意从书橱里拿了一个橘子,揣进了西装的袋子。妻在沙发上缝十字绣。对我笑着说:“上课还吃橘子?”


我笑而不答,匆匆走进了教室。


发下试卷,我伏在讲台上阅读周记。趁大家安静的时候,我在脑海中盘算着那个橘子的妙用。历代开国皇帝建国后给各位功臣加官进爵的情景从脑际闪过,我的心里微微一动。面对相处了一百二十多天的四十七个孩子,一张张天真幼稚的脸,如一朵朵盛开的野菊花。四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又涌上了心头。“孩子们,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做一个老师真幸福,永远年轻”,我总爱说这些话。事实上,我也力求用爱心和宽容包容这些学习与道德都参差的孩子。


天龙同学,木讷腼腆,如一个未出过深闺的少女。说话也不太流畅,可记忆力忒好。背书就像吃豆腐一样容易。再难的文言文,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脸课文下的注解也一字不差地背完。可以说,他是名副其实的“记忆王”了。


兴祥,一个成绩偏低而且略有些“刺头”的孩子。上课不太专心,爱用脚踢同学。犹如用放大镜考古般,我尽力去搜寻他的优点。做人还算诚恳,班主任让全班同学互相打道德分,大家也许不愿惹他,给他打了一个“优”。但他难得有自知之明,请求大家降一级评价。我曾对这件事大加赞赏,当着全班的面为他翘起大拇指。身体瘦小的他,在冬季篮球运动会上,用极高的球技赢得了好评。尤其是三步上篮,身轻如燕,一气呵成,颇有几分明星风范。云光,身为球队长,人也帅气,命中率高。为人勤奋。此二人封为“灌篮王”。


婷,有几分辣味,但也显得率真直爽,被老班任命为班头。敢放手管理。偶尔有些小女儿的娇气与任性,加上父母离异,心里有些阴影。她欲以放弃学业为由,促使父母破镜重圆,不见功效,又开始自暴自弃。前几天,她在操场边煞有介事地对我说,老师能不能用多媒体是一节语文课?作为从教已十六年的老教师,却对现代教育技术一窍不通,也真让人惭愧。便告诉她,老师先学一学,尽量满足你的要求。送她一个“点子王”。


祥、龙每次课堂提问都积极回答,并且回答得到位。“回答王”飞他们莫属。


杰是个机灵的孩子,球同样打得漂亮。一天,我在黑板上写“愧疚”一词,百忙之中出现了笔误,把“愧”字的偏旁写成了病字框。杰眼尖,当场指出了我的错误。教书多年,我的识字水平自以为还不错。被同事们称为“活字典”。因此,少有差错。有些可能没被孩子们发现,也许有的同学发现了,也不愿说。


这次我对杰进行了浓墨重彩地表扬。封他一个“挑刺王”。


凤凰同学,是个彝族女孩。名字好,圆圆的脸上闪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说话带有浓郁的民族味儿。我规定每周些一篇周记,她总是在两篇以上。山是个不折不扣的“周记王”。


轻轻剥开那个橘子,正好有十瓣。一人一瓣,尚差一瓣。还好,云光牙床被球撞伤,让给其他同学。我设计好颁奖词,像古代帝王般进行隆重颁奖。为了那个特别的奖,全班掌声雷动。个个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我说,以后常常封王,你们要好好表现,才能尝到“成功”的滋味。大家乐。


“我也想大当个王。”后来的周记中,许多同学这样写道。教育的目的达到了。教育是唤醒、是激励。健全的人格,远比卷子上的分数重要,我始终这样认为。


 


 


 


 


 


 

      

每棵草都能开出花儿

每棵草都能开出花儿



校园女生楼前后各有两块草坪。种着三叶草。也许是因为楼挡住了风霜,去年冬天,尽管故乡遭遇了罕见的低温雨雪灾害,可那些绿色的小精灵,居然没被打蔫。在春风拂过后的一天,我偶然从二楼倚窗往下看,一片绿色浪潮中,什么时候竟伸满了花枝,白色的花朵像一个个身着素裳羽衣的仙子在翩翩起舞。如此平凡得几乎让人忽略的美丽,,却在一瞬间打动了我的心:每棵草都能开出花儿。


由此,我想到了坐在眼前的学生。四十几朵花,齐整整地绽放在我心中。才记得与这些灼灼的目光相遇,不知不觉,岁月一下子流去了七百余个朝暮。龙是个孱弱娇小的男孩,身为纳西族的他学起语文比登天还难。有一次,全班轮流默写古诗,叫到他时,我问:“五首诗词你会背哪一首?”没想到他脸涨得通红,一言不发。我的火一下子腾起。还好理智占了上风。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你什么也不会,是吧?”他低下了头,恨不得把头缩进肚子里。我得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于是一种充满期冀的声调说:“你学习有困难,但老师相信,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成功的。下次课看你的表现。”下一节语文课,我又让他上黑板书写诗词。他很吃力,但终于完成了曹操的《观沧海》的默写。检查下来,发现有四个错别字。可我还是表扬了他,说他没有辜负老师的信任与期望。后来,当然不可能有什么神话般的教育奇迹发生。可他的学习态度一直让我欣慰并感动。今年的五四运动会上,他弱小的身影还出现在四百米接力赛上呢。


杨丽平,虎头虎脑的他,也是个纳西小伙。语文学习同样很吃力。上课好动,不大坐得住。有一天,我用大理的白族舞蹈家杨丽萍的孔雀舞来比喻那种柔和婉转之美。全班“哗”的一声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我灵机一动,说:“那杨丽萍能将柔妍婀娜之姿舞到极致,咱班杨丽平跳起舞来,该有条形码阳刚大气之美吧?”同学们会心地笑了。文章的风格问题在幽默诙谐中迎刃而解。后来,他在“我唱一支歌”活动中,唱了一支纳西小调,声音还不错。元旦晚会上,他和班中几名同学排演了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现代舞。我对他说:“咱班真出了一个舞蹈家了。”他脸一红羞涩得像个小姑娘。那淳朴憨厚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我生日那天,他送我一个本子……


似乎每个学生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每个孩子不一定都成绩优秀,可你走进他们的心灵,才发现世界一片缤纷。你用赞赏的眼光,蹲下身子看,每个孩子都是一朵花。只不过有的绚烂如桃花;有的朴素如雪梅;有的丰腴如牡丹;有的纤巧如瘦菊。作为老师,应该始终坚信,每棵平凡的草儿都能开出花儿,溢满了生命的芬芳。用爱去呼唤爱;用尊重去赢得尊重;用信任去缔造美好;用期待去延伸未来。多一份激励,多一份呵护,多一些耐心,多一点欣赏。尽管花期有早有迟,花色有浓有淡,花朵有大有小,可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桃李芬芳,万紫千红,岁岁年年,天天月月,灿烂无限,才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人间美景!

最美的弯腰

最美的弯腰



时光的流逝最无情。一晃,又一个班毕业了。师生们相约在百顺园小聚,聊作最后的晚餐吧。雄在一米多深的池塘里游来游去,活像一尾刚被放回水中的鱼。,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又涌上我的心头。


“不打不相识”,说得真好。最初的认识是从他跟同学打架开始的。一天去上课,刚要踏进教室的一刹那,一位同学飞奔出去,是个男孩,还带着哭腔。进去一问,才知道是同一完小毕业的两人因玩笑过火吵闹进而打成一团。输了的宏便嚷着要回家,冲了出去。雄也2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坐在座位上,一语不发。我叫两个同学去追回宏。讲了一些道理,然后让两双“牛犊子”的手握在一起,彼此道歉。


后来的相处中,才渐渐发现雄有几分偏执、冲动,也很少有同学跟他玩。一次语文课,我安排作文,因恰逢母亲节,便让孩子们写《我的母亲》。收上本子,发现雄的本子上赫然写的是《我的父亲》。以为他故意捣乱,我在评讲时不点名地批评了他。后来一个同学告诉我,雄在很小的时候便失去了母亲,兄弟俩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我心里才悔及那节课的武断是多么不该。也明白了一个孩子为何生命里少了一丝温柔,反而像刚炸开的岩石一样棱角扎人。除了他特殊的青春期独立意识和逆反心理外,更主要是缺失了母爱。


从此,一直琢磨对他的教育问题。恰好,收上来的周记中,有他很好的一篇《白杨树》。观察细致,比喻贴切,描写生动。我特意放大了那些优点,并摸出两颗椰子糖奖给他。(我的包里一般放着“阿尔卑斯”之类的糖果,以便在适当的机会奖给孩子。)他倒羞赧得像个新媳妇,头垂得好低。


日子一如平静的河水,一点一滴逝去。大大咧咧的他,仍有那么一分狂放不羁。腊月的早晨,总是特别的冷。教室的门关不严,风总是“嗖嗖”地钻进来,削着老师同学的脸。我常会拿块毛巾把门夹紧。一天早读,下课铃响过,几个同学拉开门往外走。毛巾掉在地上,被踩在一只只脚下,却没有一个人拾起。我正遗憾着,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弯下去,如一根被大雪压弯的竹子,忽地又反弹回来。是他!当那黝黑的手将毛巾放回讲台的一瞬,我冲他点了一下表示赞许的头,看不出他有什么反应,那刺猬一样的头已消失在人流之中了。


下一节课,趁课前讲演的时间,我特意作了《最美的弯腰》的即兴演讲。有意用蒙太奇手法,刻画了早读课门边的那幕。深情阐释了这个细节的意义,高度赞美了他的行为。之后,语文很差的他总是很早地到来。“五四”运动会,他引体向上拉了三十二个,荣获七年级组的冠军,我不失时机又送去廉价的赞美。


孤僻的他,开始与同学高谈阔论了。路上见了我他总鞠个躬。我有时候问问他家里的情况。引导他学会关爱既当爹又当妈的父亲。他说,父亲希望他上高中。我知道,凭他的成绩有些难。可还是为他的梦想而喝彩。不断告诉他,有梦想的人是富有的,努力追求梦想的人是让人尊敬的……


雄爬上水池,看他湿漉漉的样子,我怜惜地说:“小心着凉!”他说:“没事,从小在河里泡惯了。”吃完饭,孩子们像一窝从巢里飞出的鸟儿,各飞一方了,雄站在路口拦车。“老师,希望你永远幸福!”他又弯下那标准的九十度的腰。


愿你们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一个狂放的少年,一个最美的姿势,我会记得你的。我对载着他飞驰而去的车说。


 

手提袋里的星星

手提袋里的星星


余缇


莹,是上一年级留下来的女生。她父母常年做点小生意。家里有个哥哥,却早已辍学回家了。因而她也就成了全家的希望。


她是个开朗大方、真诚直率的女孩。因为岳母家和她家临近,她从不带劳动工具。径直来厨房里找。在食堂吃饭也从来不带碗。


瘦高的个儿,一张白皙的脸,不知是否由于她的饭量太少而显得血色不足。她不把学习当回事,穿着比一般学生新潮,牛仔短裤下,那双小腿细得像苇杆。仿佛一阵风便可将她吹走。只是那双大而圆的眼睛里,明眸灿若星辰,放出热情的光芒。


一开始上课,便感觉她不够专心。作文也写得很少。一般只有几行字。虽然内容精辟、文句流畅,但总像不愿多表达一点,大多数时候我评选“作文之星”也没有她的分。


我慢慢地发现,莹不太喜欢语文课了。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语文是她的骄傲。路上见了我,也渐渐少了那声热情如火的招呼。而我对她的要求却越来越严格。


岁月在平淡中如水而逝。有一则周记让我眼睛一亮。依然是短短的几句话,只是她写的有几句话展现她父母间一个脉脉的眼神,特传神。具体语句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周我在她的本子上画了个标致的五角星。并把莹的名字端正地写在黑板上。那双大而亮的眼睛似乎多了几分光芒。


后来,她的周记和作文明显越写越长。上课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一般我刚说完上句,她就答出了下句。少不了对她更多了几分激励。


从小我就身体羸弱。为师后,不好运动,加上长期伏案写作、该作业。身有小疾,情绪也跌入零下。有时看到同学不太上进,就会忍不住发些牢骚,甚至说出一些诸如“你们是否想让老师累倒在讲台之上”之类的过激话。


一个周二的晚自习,上完课的我,说一声“孩子们,晚安”便收拾好书走出了教室。才到楼梯拐角处,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师!”回过头一看,是莹。她把一个小巧的手提袋塞进我的手中:“老师,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向她说声谢谢,看她瘦小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心里涌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这个在校领导和其他老师心中的另类女孩,真的无可救药吗?


回到宿舍,我打开了那个粉红色的手提袋。满满的“小玉兔”奶糖,埋着一个玻璃瓶子,瓶里满满的全是幸运星。还有一条粉色丝带,拴着一个小纸卷。很想很想打开那纸卷,可我转念一想,不如留一份悬念、一份美好于心间。


那些糖被妻子一点点分给女儿吃了。终于在一个宁谧的夜晚,我再也忍不住好奇,拉开了那丝带,展开了纸卷。上面有这么几句话:“老师,今天有个人很想认识你,他的名字叫健康。不许你再说那些不吉利的话。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愿这些我亲手折叠的幸运星能带给你好运——


只是她读书仍只有三分钟热度。没几天,她在周记中写道:“爸妈要去德钦开饭馆了,只留下哥哥和我。他们对我的期望很高,只怪我不争气。我不想读书了。”我在评语中进行了劝慰和开导。告诉她,不读书,你又能干些什么呢。将来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再说,你走了,班里就会少了许多活泼的气氛。老师心里也会空落落的——


她没再提辍学。背书更积极了。白皙的脸上,依然笑靥如花,那双眸子灿若星辰。


多少的学生送过我礼物,琳琅满目地珍藏在抽屉里。但唯有这一百来颗幸运星最显得厚重。一份真诚的惦念与祝福,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珍视?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



我喜欢和学生有个约定。


为了那个美丽的约定,我们会一起努力,共同期待。


去年的这个冬天,我和88班的孩子有个约定:期末考试及格二十人以上,我弹唱吉他曲给他们听。结果只及格了十九人,勉强找出几分弹性分,给孩子们弹唱了一节课。


乡村这中学的孩子知识底子很薄。普九以来,适龄儿童有了读书的权利和机会,这是社会的进步,是党和国家的功劳。然而,面对基础薄弱的孩子,总让老师们欲爱不能。作为语老师,每天警察捉小偷似的从孩子们的本子上找错,一再强调、纠正,下次于又错了。也曾想过极力惩罚:罚抄多少遍,或者做俯卧撑、做下蹲——


又总觉得不妥。抄了无数遍,还错,又将如何?把语文课上成“体育课”,不是更显出师者的无能?


每周二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写字课。主要是练习书法和听写生字。


四十七个孩子,有傈僳、纳西、藏、普米、白族、彝族和汉族。小学的拼音不过关。每一次听写或默写,极少有人得满分。可惜的是有些同学错得相对少,只要认真一些、努力一些,就有望达到满分,用张富老师的理论说,再踮一踮脚,就能摘到那个苹果了。


又是一节听写课。我让孩子们记16——18课的生字。三十分钟后听写。班内较活跃的孩子杰、祥、龙等似乎记得还不错。有些得意地说:“老师,我们如果得了满分您将怎么办?”


“奖励呀。”我说。


 杰说:“能否加四分?”从学期开始,我就在班内开展小组捆绑式合作学习。对平时作业及课堂表现好的加两分。


“没问题!”我高兴地说。


后来,我很快批阅出了结果。杰果然摘到了那个诱人的“果子”。祥错了三处,龙错了一处。祥问我怎么罚。我说:“罚就免了。下次再赌,好吗?”


下一周的听写课又到了。我扫视了一下四十几张青春的脸,问他们:“你们还赌吗”?


成绩一般的兴祥举起了手,陆续又举起了几双手。祥和龙说:“不敢赌了,太丢人了。”我说你俩也忒没出息了吧,前次老师只差一点就输在你们的手中,没准这次老师输呢。


终于男女生共举起了三十四双手。我告诉他们,这次如果你们能有五个人得满分,我唱一首歌给大家。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那十人得满分,就该唱两首了吧?”“对呀,还有小组加分,何乐而不为呢?”


一节课,大家都从未有过的努力。可惜仍只有天龙同学得了满分。孩子们都有些泄气。歌我暂时不用唱了。但不能就此让孩子们熄灭了希望的火光。引导他们分析错误的原因,找到差距。大家都作了总结。叫他们改正了错题。我对大伙说,我和那你们之间永远有这个约定。为了那诱人的果子,还得贮蓄力量,下次把脚尖踮高一些。


好几个同学又捧起了语文书。愿他们犹如犹太人一样能从纸页间吮吸到蜂蜜的味儿。


“天空不留痕迹,鸟儿早已飞过。”我喜欢泰戈尔的这句名言。奋斗的过程永远比最后的结局更重要。与其抱怨,不如改变。不只是我们的孩子基础太差,还因为我们的方法太少。看着他们越来越认真,越来越努力,难道不值得欣慰?


我和学生有个约定,摘到“苹果”,皆大欢喜;摘不到,勉励他们,又踮起脚尖,奋力跃一跃——


瘦菊花开放的声音

瘦菊花开放的声音



体育老师被抽去搞人口普查了。我代上一节体育课。孩子们多数偏爱篮球,我就叫他们玩球。男生女生各占一块球场,大家都尽情地奔跑、跳跃、传球,快乐的声音透过即将枯黄的白杨叶,蔓延在刚收割完稻谷的田野上。几个不爱球的孩子蹲在球场边上画上棋盘,斗杀起来。


我指挥孩子们打球。有时,走到场外,看静默的村庄:梨树的叶片在霜的威力下一点点变黄,甚至成为了枫叶一样的红叶团,就像一把把燃烧的火炬。牛儿摇着尾巴在田野吃草。一阵风过后,核桃叶飘飘摇摇地落下。初冬的头抵着秋的尾巴悄悄逼近乡村。小路边的柏树底下,一株瘦弱的野菊花,在日渐萧索的季节里绽出动人的娇颜。稀疏的花瓣像营养不良的农村女孩那张蜡黄的脸,在秋风中瑟瑟摇摆。偶尔瞥过球场,在那群活力四射的孩子之间,分明有一株“瘦弱的菊花”也在绽放——


XT,一个任性的小女孩,此时正如一滴水融入集体中,看不出当初的叛逆与不羁。记得开学第一天,她的父亲送她来报到。我的一个侄女是她的同学,侄女对她介绍我:“这就是你的语文老师。”没想到她把头一甩:“以后会认识的。”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这个特别的见面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随交往的深入,我发现她有很好的语文基础。但似乎总心不在焉。头发很零乱,外衣是敞开的。由于胆子很大,敢说敢干,老班任命她当班头。起初的管理很有效。同学们还不熟悉学校的环境,行为也很规矩。渐渐地,她上课更分心了,有时作业也忘了做。谁有点不顺眼就大骂一阵。而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她竟然有和高年级的男生谈恋爱的迹象。老班忧心忡忡地对我说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孩子有点问题。只是苦于没有把柄可以批评教育。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学习上她似乎更不招人喜欢了。有一天,收上来周记,她写的内容充满了对父母的怨恨,在父母无谓的纷争、吵架和闹离婚中她无所适从。按她的逻辑,父母都不会爱自己了,自己也故意放纵自己,甚至要用退学要挟父母,但没有效果,无边的苦恼就像漫天的阴霾笼罩着自己的心。我真的读不进去,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她在周记的末尾这样向我求助。


说实话,我教书十六年了,可面对这个无辜却又无奈的女孩,我也一时不知到底该怎么说,或者提供什么帮助。我的脑海里就如飓风搅动的海洋,浪涛翻腾不止。拙劣地想了半天,在她的本子上写下几句话:“对你的烦恼,老师很理解。却无法帮你想什么有效的措施。但有一点你必须明白,那就是跟父母怄气无益于解决问题。只有直面现实,才有希望早一天走出泥潭。书,是一定要读的,而且要好好读,你的幸福你做主,不为父母也不为老师。我希望看到你重新振作,脸上那面对困难还乐观的微笑最美。”那天,其实我写的远不止这几句。好像记得她的周记有三页多,我的批语约有一页。我知道,那天的开导也许并不会起多大作用,但至少她愿意向我倾诉,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果然,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她怯生生地对我说,老师,我被人告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有人往学校的意见箱里投递纸条,举报谈恋爱的名单。其中就有我的名字。我轻轻问她:“你真的谈了?”她一脸的委屈:“我没有。我只不过觉得女孩心眼小,比较喜欢和男生交往而已。”我隐隐约约听说她像个大姐大似的把饭卡拿给高年级的男生用,所以此时对她的话还半信半疑。会不会家庭变故使她滑想早恋的深渊?“你真的没谈朋友?”我问。“没有。老师。谁骗人是小狗。”说着她还伸出小指头做出与我拉钩的样子。我信任地与她拉了钩。后来和副校长在升旗集队时从侧面说了“恋爱名单”的事,还好并没有点名。一段风波过去了。看着她慢慢转变的样子,我心里有了几许欣慰。


然而这种平静却再次被打破。一个周末她和初三的一个女生在县城影剧院打起来了。其中的曲折是非我不是很了解。心头对她的期望又抹去了一笔。老班撤换了她的班长职务。她诚恳地在班里作了检讨。她也知道自己不够格当班委。成绩不见有多大提高,可作业明显认真了许多。爱玩爱闹的她变得沉默寡言。沉静的样子就像一个大家闺秀,少了那份狂野的她反而让我们不太习惯。


又一个秋天来临了。四野的稻谷黄得就像给山村铺上金色的地毯。经过挫折洗礼的她越来越成熟和稳重了。我猜想这个倔强的孩子或许心中还有波澜。果然,我从侧面听说她的父母很快离婚了。她归母亲。她的母亲改嫁后,又怀上了孩子。在她的周记里,也可以看出一些影子。她曾经哭过、闹过,她说从影视中看到的母亲有了继父的孩子就不再爱自己了。她担心这样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母亲也哭,眼睛都有些变坏了。为了阻止小妹妹的诞生,她与母亲展开了持久的战争。甚至企图割腕自杀。然而,妹妹还是降生了——


我尽量不留痕迹地关怀着她的成长,作业好的时候激励几句,平常冲她笑笑,或与她吹吹家常话。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师,拯救不了多少学生。可我对她的爱分明被她感受到了。每次路上相遇总会点个头:“老师!”想起最初的相遇,我心里一热。九月二十二日是中秋节。她把家里所有的葡萄都捐给班里。满满的两大桶。在市场上也值一点钱,可她却慷慨地施与,还有不少苹果、梨子和葵花籽呢。那晚,在班级自编自演的联欢中,她给我们表演了一段街舞,一股青春的朝气在活泼遒劲的舞蹈中喷薄而出。赢得了师生们热烈的掌声。她彻底变了。大家都这么说,前几天,她的父亲来看她,和我闲聊这个孩子的点滴。知道孩子已经慢慢原谅父母了,在家里也懂事多了。家务事也做得勤快,学习也少操心了。她的父亲还说,女儿告诉他,很幸运遇到一位好语老师。很有爱心,善解人意;班主任也很优秀,在她迷茫的时候给了不少帮助。感谢老班在自己做阑尾手术时,代表全班来看我;感谢那些批评;更感谢那些心灵的慰藉。我给她的父亲汇报了她在学校的良好表现。这时,王校长也欣慰地对我们说,这个孩子浪子回头了。说“浪子”也许有些过,虽然她作为小女儿有些任性,青春期又遭遇家庭的变故,难免冲动和幼稚。爱一个孩子不容易,爱一个有一些毛病的孩子更难。呵护她成长,也促进我们成长。


“你教老师跳街舞,好吗?”我故意在课间的栏杆边对她说。“我也不太会”,她羞涩地说。这个周的作文课,我叫大家写“守望梦想”的话题,她的灵感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从笔头流淌出来。四十五分钟时间,洋洋洒洒写了八百多字。而且文笔流畅、字迹娟秀整齐。内容写的是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求妈妈原谅自己的无知,她愿好好学习,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希望妈妈的眼睛能有所好转。自己会慢慢接受两个家,还有小妹妹。我用欣喜而又沉重地读完作文。本想在全班面前宣读这篇文章,可转念一想,虽然她愿意在公开的课堂写出她的曲折心曲,但我不愿因为我的作文讲评给一颗受过伤的心带来新的负担。所以我隆重赞扬了她的作文的优点,学习的态度,却没有读那篇用她的情感和生活积淀凝结而成的作品。


冬阳暖暖地照着操场。孩子们恣意地放纵着自己。关在教室里久了,难得有一次室外课。她也在与同伴追逐着,笑得像那朵白杨树下柔弱的菊花。头发已经梳理得很齐整光滑了,衣服也越来越像个规矩的中学生。不带任何修饰的笑声在操场上滚动、翻腾。“老师,快来追我呀——”她向站在那儿发呆的我喊道。


一阵微风吹过,哗哗的白杨树叶片唱出悦耳的歌,那株野菊花微微地跳起舞来,我分明听见,那朵瘦菊花绽放的声音——